漯河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作业盒子向财视传媒索赔1000万,“作恶公司”哪里来的底气?

www.china-direct.net2019-11-17

10月23日

10月23日,原操作箱、现小箱技术(北京知识印象科技有限公司)与蔡氏媒体网侵权责任纠纷案在北京互联网法院审理。

公司起诉媒体并不新鲜。 然而,在这个问题上有许多疑问和矛盾。作为当事方,蔡氏媒体有话要说。

学习助理还是娱乐软件?教育工具还是吸金手游?减轻负担,提高效率,还是增加压力下的干扰?

去年10月,《人民日报》曾三次问“家庭作业箱”,点名批评应用程序中的问题,如诱导学生充电、隐性游戏等。

今年1月,“家庭作业箱”制定了“自己的目标”

教育部公布《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文件,禁止应用程序包括色情暴力、网络游戏、商业广告等。禁止进入学校,不得收费,禁止有害应用程序通过“备案系统”进入学校 教育部的“政策红线”直接指向操作箱业务模式的本质

通知发布后不久,网上一篇文章称,“已经进入7000所学校”的“作业箱”是第一个在中央电化教育中心完成考试和备案工作的,并被授予国家教育资源系统第一批资格证书。

中央电力教育学院一公布这份报告就被“报道”为不真实,称企业(“操作箱”)仍处于自检阶段。

2月,国家“反色情和反非法”办公室发现“家庭作业箱”是非法的。

2月底,由于一份名为《作业盒子商业模式遇“监管红线”疑资金链断裂》的报告,公司再次陷入更深的困境

4月28日,刘董强及其控股公司退出张泽天维珍投资公司的“操作箱”。 公司已经开始接受公众舆论的普遍关注。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不断有负面消息的“作业箱”变成了“问题箱”

蔡氏媒体作为一家机构媒体,在5月1日密切关注并发表了一篇名为《被人民日报痛批,传言资金链断裂,“作业盒子”又惨遭刘强东“遗弃”》的总结文章,客观评价上述报道

这里需要解释的是,根据蔡氏媒体的要求,在报道前有必要与有关各方和所有相关方进行核对,但不排除当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时,编辑可以采用“总结”的方法,这也是大多数媒体的惯例。

然而,“操作箱”的主要运营商北京知识印象科技有限公司非但没有反思整改不力,反而将蔡氏媒体推到被告席上,并以侵犯名誉权为由索赔1000万元。

甚至,公司在与蔡氏媒体沟通渠道畅通的前提下,没有向法院提供准确的信息,这几乎导致蔡氏媒体因为无法收到应诉通知而错过了举证和审判。

你为什么这么做?不能排除公司有意缩短申请人举证时限和答辩时限的目的,甚至试图“缺席审判” 基于此,现在有必要与外界同步一些信息。

什么是“拥有正常的沟通渠道”?

在蔡氏媒体发布这份报告前后,“家庭作业箱”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刘烨和副总裁杨红都与蔡氏媒体孵化的未来人物蔡氏媒体和图灵进行了更多的交流。

去年五月,刘烨亲自参加了未来图灵《AI百人》专栏的采访录音 此后,刘烨也加入了图灵未来成立的“人工智能100人”微信群。 此外,天使投资者和运营部主任也在该组。

2018年11月,刘烨还出席了蔡氏媒体和未来图灵主办的“2018年未来发布峰会”,并发表了主旨演讲

今年高考月的6月6日,刘邓晔被蔡氏媒体、未来图灵和“超级雪霸”联合张贴在海报上

截至7月,“家庭作业箱”宣布已收到阿里巴巴牵头的第二轮融资1.5亿美元。与此同时,它宣布已将其名称改为“小盒子技术” 几乎与此同时,作业箱公证了蔡氏媒体的总结报告。 随后,该案件于8月14日开审 到目前为止,作业箱还没有就此事与蔡氏媒体沟通。

直到10月8日,蔡氏媒体才收到法院的回复通知。 这时,离法院规定的10月18日交换证据的最后期限只有10天了,给我们留下了证据和辩护时间的严重短缺。

显然,公司的举动损害了我们的诉讼权利。

收到10月8日的通知后,我们联系了小博记副总裁杨红 在知道他来是为了什么之后,对方没有意愿通过电话来沟通这件事。

五小时后,杨红反馈给我们一个联系人的联系信息。 据杨红介绍,此人名叫周雅男,是小博基科技公关部门的诉讼负责人。

关于周雅男的身份 7月,该公司的公证人也被称为周雅男。 10月16日,我们在网上向周雅男索要一张名片来证明我们的身份。另一方以“没有印刷纸质名片”为由拒绝了。

公共数据显示,“盒子行动”成立五年来已先后完成六轮融资。阿里巴巴、联想之星、浩富图教育集团、百度风险投资、云峰基金、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等。每个投资者都有很好的声誉。

一个重要的信息是,在我们与公司相关人员沟通的过程中,我们了解到高薪酬并不排除个别股东在融资期间的建议,一些股东意识到了公司的这种行为。

为此,蔡氏传媒特意要求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和联想控股总裁朱立南核实他们是否对操作箱提出过类似的建议,是否同意操作箱。 “马云回答说:“我不知道这是什么。” 了解后,朱立南还回答道:“联想之星只是一个小股东,不在董事会。它不知道也从未参与过此事。” “

儿童是亿万家庭的核心。让孩子接受良好的教育是每个父母的愿望和社会的责任。 面对一再触及“教育红线”的企业,普通人可以保持沉默,但如果媒体也保持沉默,如何才能发现对儿童有害的毒素呢?怎样才能追溯到源头?如何将其纳入监管范围?

我们相信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10月23日,曾经的作业盒子、如今的小盒科技(北京知识印象科技有限公司)与财视传媒网络侵权责任纠纷一案在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

企业状告媒体本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此事有诸多疑点及吊诡之处,作为当事人,财视传媒有话要说。

学习助手还是娱乐软件?教育工具还是吸金手游?减负增效还是加压添扰?

去年10月,人民日报曾三问“作业盒子”,点名批评app中存在的诱导学生充值、暗含游戏等问题。

今年1月,“作业盒子”闹出了“乌龙事件”。

教育部公布 《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 文件,禁止包含色情暴力、网络游戏、商业广告等内容app进入学校,且不得收费,并通过“备案制”拒绝有害app入校。教育部的“政策红线”直指作业盒子商业模式的本质。

通知下发后不久,就有网文称,“已走进7000所学校”的“作业盒子”率先完成了在中央电化教育馆的审核备案工作,获国家教育资源体系首批资质认证。

报道一出即被中央电教馆“举报”为不实消息,称企业(“作业盒子”)还处于自查阶段。

2月,“作业盒子”被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查出违规。

2月末,该公司又因一篇题为 《作业盒子商业模式遇“监管红线”疑资金链断裂》 的报道陷入更深的困境。

4月28日,刘强东及其控股公司退出章泽天处女投公司“作业盒子”。这家公司开始接受舆论的普遍关注。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负面消息不断的“作业盒子”,俨然成了“问题盒子”。

财视传媒作为一家机构媒体,于5月1日同步关注并发表了名为 《被人民日报痛批,传言资金链断裂,“作业盒子”又惨遭刘强东“遗弃”》 的综述文章,对上述报道进行了客观地评价。

在此需要说明的是,按照财视传媒的要求,报道前需向当事人及各个相关方求证,但不排除在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情况下,编辑可采取“综述”方式,而这也是大部分媒体通常的做法。

但是,“作业盒子”的经营主体北京知识印象科技有限公司不但没有反思没有整改,反将财视传媒推上了被告席,以侵犯名誉权为由索赔1000万元。

甚至,该公司在与财视传媒有着通畅交流渠道的前提下,却未向法院提供准确信息,导致财视传媒差点因无法收到应诉通知书而错过举证和庭审。

此举为何?不能排除该公司有故意压缩申请人举证期限及答辩期的目的,甚至图谋“缺席判断”。也是基于此,现在有必要向外界同步一些信息。

何谓“有着通常交流渠道”?

财视传媒该篇报道发布前后,“作业盒子”创始人兼CEO刘夜本人和VP杨洪两位,均与财视传媒及财视传媒孵化的未来图灵有着较多沟通。

去年5月,刘夜本人参加了未来图灵 《AI百人》 栏目的采访录制。从彼时至今,刘夜也一直在未来图灵组建的“AI百人”的微信群里。而且,作业盒子的一位天使投资人、董事也在该群。

2018年11月,刘夜还参加了财视传媒、未来图灵主办的“2018未来发布峰会”,并进行了主题演讲。

在今年高考月的6月6日,刘夜登上了财视传媒、未来图灵与“超级学霸”推出的联名海报。

时至7月,“作业盒子”宣布获得由阿里巴巴领头的1.5亿美元D轮融资,同时宣布更名为“小盒科技”。几乎与此同时,作业盒子将财视传媒的综述报道进行了公证。随后,此案于8月14日立案。至此,作业盒子方面未与财视传媒就此事进行过任何沟通。

直到10月8日,财视传媒才收到法院应诉通知书。此时距离法院规定的交换证据截至日期10月18日只有10天,留给我方的举证期限及答辩期严重不足。

显然,该公司此举损害了我方的诉讼权利。

10月8日收到通知书后,我方联系到小盒科技VP杨洪。了解来意后,对方没有电话沟通此事的意愿。

五个时后,杨洪反馈给我方,一位对接人的联系方式。据杨洪介绍,此人名叫周亚男,是小盒科技公关部涉诉案件的负责人。

关于周亚男的身份。7月份,该公司去做公证的人员也叫周亚男。10月16日,我方线上向周亚男索要名片以证明身份,对方以“没有印纸质名片”为由回绝。

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五年来,“作业盒子”先后完成6轮融资,阿里巴巴、联想之星、好未来教育集团、百度风投、云峰基金、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等,每一个投资方都名声赫赫。

一个重要信息是,在我方与该公司相关人员进行交流时,曾获悉:高额赔偿不排除是融资期间个别股东的建议,且部分股东对该公司的这一行为知情。

为此,财视传媒特地向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和联想控股总裁朱立南分别求证,是否曾向作业盒子方面提出类似建议,以及是否同意作业盒子的这一做法。

马云回应“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公司)”。朱立南在了解之后也回复:“联想之星只是一个小股东且不在董事会中,完全不了解也从未参与此事。”

孩子是亿万家庭的核心,让孩子接受良好的教育是每一位家长的心愿,也是社会的责任。面对屡触“教育红线”的企业,普通民众可以沉默,但媒体如果也保持沉默,那对孩子有害的毒素,如何被发现?如何被溯源追责?又如何被纳入监管范围?

我们相信,正义可以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10月23日,曾经的作业盒子、如今的小盒科技(北京知识印象科技有限公司)与财视传媒网络侵权责任纠纷一案在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

企业状告媒体本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此事有诸多疑点及吊诡之处,作为当事人,财视传媒有话要说。

学习助手还是娱乐软件?教育工具还是吸金手游?减负增效还是加压添扰?

去年10月,人民日报曾三问“作业盒子”,点名批评app中存在的诱导学生充值、暗含游戏等问题。

今年1月,“作业盒子”闹出了“乌龙事件”。

教育部公布 《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 文件,禁止包含色情暴力、网络游戏、商业广告等内容app进入学校,且不得收费,并通过“备案制”拒绝有害app入校。教育部的“政策红线”直指作业盒子商业模式的本质。

通知下发后不久,就有网文称,“已走进7000所学校”的“作业盒子”率先完成了在中央电化教育馆的审核备案工作,获国家教育资源体系首批资质认证。

报道一出即被中央电教馆“举报”为不实消息,称企业(“作业盒子”)还处于自查阶段。

2月,“作业盒子”被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查出违规。

2月末,该公司又因一篇题为 《作业盒子商业模式遇“监管红线”疑资金链断裂》 的报道陷入更深的困境。

4月28日,刘强东及其控股公司退出章泽天处女投公司“作业盒子”。这家公司开始接受舆论的普遍关注。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负面消息不断的“作业盒子”,俨然成了“问题盒子”。

财视传媒作为一家机构媒体,于5月1日同步关注并发表了名为 《被人民日报痛批,传言资金链断裂,“作业盒子”又惨遭刘强东“遗弃”》 的综述文章,对上述报道进行了客观地评价。

在此需要说明的是,按照财视传媒的要求,报道前需向当事人及各个相关方求证,但不排除在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情况下,编辑可采取“综述”方式,而这也是大部分媒体通常的做法。

但是,“作业盒子”的经营主体北京知识印象科技有限公司不但没有反思没有整改,反将财视传媒推上了被告席,以侵犯名誉权为由索赔1000万元。

甚至,该公司在与财视传媒有着通畅交流渠道的前提下,却未向法院提供准确信息,导致财视传媒差点因无法收到应诉通知书而错过举证和庭审。

此举为何?不能排除该公司有故意压缩申请人举证期限及答辩期的目的,甚至图谋“缺席判断”。也是基于此,现在有必要向外界同步一些信息。

何谓“有着通常交流渠道”?

财视传媒该篇报道发布前后,“作业盒子”创始人兼CEO刘夜本人和VP杨洪两位,均与财视传媒及财视传媒孵化的未来图灵有着较多沟通。

去年5月,刘夜本人参加了未来图灵 《AI百人》 栏目的采访录制。从彼时至今,刘夜也一直在未来图灵组建的“AI百人”的微信群里。而且,作业盒子的一位天使投资人、董事也在该群。

2018年11月,刘夜还参加了财视传媒、未来图灵主办的“2018未来发布峰会”,并进行了主题演讲。

在今年高考月的6月6日,刘夜登上了财视传媒、未来图灵与“超级学霸”推出的联名海报。

时至7月,“作业盒子”宣布获得由阿里巴巴领头的1.5亿美元D轮融资,同时宣布更名为“小盒科技”。几乎与此同时,作业盒子将财视传媒的综述报道进行了公证。随后,此案于8月14日立案。至此,作业盒子方面未与财视传媒就此事进行过任何沟通。

直到10月8日,财视传媒才收到法院应诉通知书。此时距离法院规定的交换证据截至日期10月18日只有10天,留给我方的举证期限及答辩期严重不足。

显然,该公司此举损害了我方的诉讼权利。

10月8日收到通知书后,我方联系到小盒科技VP杨洪。了解来意后,对方没有电话沟通此事的意愿。

五个时后,杨洪反馈给我方,一位对接人的联系方式。据杨洪介绍,此人名叫周亚男,是小盒科技公关部涉诉案件的负责人。

关于周亚男的身份。7月份,该公司去做公证的人员也叫周亚男。10月16日,我方线上向周亚男索要名片以证明身份,对方以“没有印纸质名片”为由回绝。

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五年来,“作业盒子”先后完成6轮融资,阿里巴巴、联想之星、好未来教育集团、百度风投、云峰基金、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等,每一个投资方都名声赫赫。

一个重要信息是,在我方与该公司相关人员进行交流时,曾获悉:高额赔偿不排除是融资期间个别股东的建议,且部分股东对该公司的这一行为知情。

为此,财视传媒特地向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和联想控股总裁朱立南分别求证,是否曾向作业盒子方面提出类似建议,以及是否同意作业盒子的这一做法。

马云回应“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公司)”。朱立南在了解之后也回复:“联想之星只是一个小股东且不在董事会中,完全不了解也从未参与此事。”

孩子是亿万家庭的核心,让孩子接受良好的教育是每一位家长的心愿,也是社会的责任。面对屡触“教育红线”的企业,普通民众可以沉默,但媒体如果也保持沉默,那对孩子有害的毒素,如何被发现?如何被溯源追责?又如何被纳入监管范围?

我们相信,正义可以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10月23日,曾经的作业盒子、如今的小盒科技(北京知识印象科技有限公司)与财视传媒网络侵权责任纠纷一案在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

企业状告媒体本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此事有诸多疑点及吊诡之处,作为当事人,财视传媒有话要说。

学习助手还是娱乐软件?教育工具还是吸金手游?减负增效还是加压添扰?

去年10月,人民日报曾三问“作业盒子”,点名批评app中存在的诱导学生充值、暗含游戏等问题。

今年1月,“作业盒子”闹出了“乌龙事件”。

教育部公布 《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 文件,禁止包含色情暴力、网络游戏、商业广告等内容app进入学校,且不得收费,并通过“备案制”拒绝有害app入校。教育部的“政策红线”直指作业盒子商业模式的本质。

通知下发后不久,就有网文称,“已走进7000所学校”的“作业盒子”率先完成了在中央电化教育馆的审核备案工作,获国家教育资源体系首批资质认证。

报道一出即被中央电教馆“举报”为不实消息,称企业(“作业盒子”)还处于自查阶段。

2月,“作业盒子”被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查出违规。

2月末,该公司又因一篇题为 《作业盒子商业模式遇“监管红线”疑资金链断裂》 的报道陷入更深的困境。

4月28日,刘强东及其控股公司退出章泽天处女投公司“作业盒子”。这家公司开始接受舆论的普遍关注。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负面消息不断的“作业盒子”,俨然成了“问题盒子”。

财视传媒作为一家机构媒体,于5月1日同步关注并发表了名为 《被人民日报痛批,传言资金链断裂,“作业盒子”又惨遭刘强东“遗弃”》 的综述文章,对上述报道进行了客观地评价。

在此需要说明的是,按照财视传媒的要求,报道前需向当事人及各个相关方求证,但不排除在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情况下,编辑可采取“综述”方式,而这也是大部分媒体通常的做法。

但是,“作业盒子”的经营主体北京知识印象科技有限公司不但没有反思没有整改,反将财视传媒推上了被告席,以侵犯名誉权为由索赔1000万元。

甚至,该公司在与财视传媒有着通畅交流渠道的前提下,却未向法院提供准确信息,导致财视传媒差点因无法收到应诉通知书而错过举证和庭审。

此举为何?不能排除该公司有故意压缩申请人举证期限及答辩期的目的,甚至图谋“缺席判断”。也是基于此,现在有必要向外界同步一些信息。

何谓“有着通常交流渠道”?

财视传媒该篇报道发布前后,“作业盒子”创始人兼CEO刘夜本人和VP杨洪两位,均与财视传媒及财视传媒孵化的未来图灵有着较多沟通。

去年5月,刘夜本人参加了未来图灵 《AI百人》 栏目的采访录制。从彼时至今,刘夜也一直在未来图灵组建的“AI百人”的微信群里。而且,作业盒子的一位天使投资人、董事也在该群。

2018年11月,刘夜还参加了财视传媒、未来图灵主办的“2018未来发布峰会”,并进行了主题演讲。

在今年高考月的6月6日,刘夜登上了财视传媒、未来图灵与“超级学霸”推出的联名海报。

时至7月,“作业盒子”宣布获得由阿里巴巴领头的1.5亿美元D轮融资,同时宣布更名为“小盒科技”。几乎与此同时,作业盒子将财视传媒的综述报道进行了公证。随后,此案于8月14日立案。至此,作业盒子方面未与财视传媒就此事进行过任何沟通。

直到10月8日,财视传媒才收到法院应诉通知书。此时距离法院规定的交换证据截至日期10月18日只有10天,留给我方的举证期限及答辩期严重不足。

显然,该公司此举损害了我方的诉讼权利。

10月8日收到通知书后,我方联系到小盒科技VP杨洪。了解来意后,对方没有电话沟通此事的意愿。

五个时后,杨洪反馈给我方,一位对接人的联系方式。据杨洪介绍,此人名叫周亚男,是小盒科技公关部涉诉案件的负责人。

关于周亚男的身份。7月份,该公司去做公证的人员也叫周亚男。10月16日,我方线上向周亚男索要名片以证明身份,对方以“没有印纸质名片”为由回绝。

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五年来,“作业盒子”先后完成6轮融资,阿里巴巴、联想之星、好未来教育集团、百度风投、云峰基金、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等,每一个投资方都名声赫赫。

一个重要信息是,在我方与该公司相关人员进行交流时,曾获悉:高额赔偿不排除是融资期间个别股东的建议,且部分股东对该公司的这一行为知情。

为此,财视传媒特地向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和联想控股总裁朱立南分别求证,是否曾向作业盒子方面提出类似建议,以及是否同意作业盒子的这一做法。

马云回应“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公司)”。朱立南在了解之后也回复:“联想之星只是一个小股东且不在董事会中,完全不了解也从未参与此事。”

孩子是亿万家庭的核心,让孩子接受良好的教育是每一位家长的心愿,也是社会的责任。面对屡触“教育红线”的企业,普通民众可以沉默,但媒体如果也保持沉默,那对孩子有害的毒素,如何被发现?如何被溯源追责?又如何被纳入监管范围?

我们相信,正义可以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10月23日,曾经的作业盒子、如今的小盒科技(北京知识印象科技有限公司)与财视传媒网络侵权责任纠纷一案在北京互联网法院开庭。

企业状告媒体本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此事有诸多疑点及吊诡之处,作为当事人,财视传媒有话要说。

学习助手还是娱乐软件?教育工具还是吸金手游?减负增效还是加压添扰?

去年10月,人民日报曾三问“作业盒子”,点名批评app中存在的诱导学生充值、暗含游戏等问题。

今年1月,“作业盒子”闹出了“乌龙事件”。

教育部公布 《关于严禁有害app进入中小学校园的通知》 文件,禁止包含色情暴力、网络游戏、商业广告等内容app进入学校,且不得收费,并通过“备案制”拒绝有害app入校。教育部的“政策红线”直指作业盒子商业模式的本质。

通知下发后不久,就有网文称,“已走进7000所学校”的“作业盒子”率先完成了在中央电化教育馆的审核备案工作,获国家教育资源体系首批资质认证。

报道一出即被中央电教馆“举报”为不实消息,称企业(“作业盒子”)还处于自查阶段。

2月,“作业盒子”被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查出违规。

2月末,该公司又因一篇题为 《作业盒子商业模式遇“监管红线”疑资金链断裂》 的报道陷入更深的困境。

4月28日,刘强东及其控股公司退出章泽天处女投公司“作业盒子”。这家公司开始接受舆论的普遍关注。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负面消息不断的“作业盒子”,俨然成了“问题盒子”。

财视传媒作为一家机构媒体,于5月1日同步关注并发表了名为 《被人民日报痛批,传言资金链断裂,“作业盒子”又惨遭刘强东“遗弃”》 的综述文章,对上述报道进行了客观地评价。

在此需要说明的是,按照财视传媒的要求,报道前需向当事人及各个相关方求证,但不排除在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情况下,编辑可采取“综述”方式,而这也是大部分媒体通常的做法。

但是,“作业盒子”的经营主体北京知识印象科技有限公司不但没有反思没有整改,反将财视传媒推上了被告席,以侵犯名誉权为由索赔1000万元。

甚至,该公司在与财视传媒有着通畅交流渠道的前提下,却未向法院提供准确信息,导致财视传媒差点因无法收到应诉通知书而错过举证和庭审。

此举为何?不能排除该公司有故意压缩申请人举证期限及答辩期的目的,甚至图谋“缺席判断”。也是基于此,现在有必要向外界同步一些信息。

何谓“有着通常交流渠道”?

财视传媒该篇报道发布前后,“作业盒子”创始人兼CEO刘夜本人和VP杨洪两位,均与财视传媒及财视传媒孵化的未来图灵有着较多沟通。

去年5月,刘夜本人参加了未来图灵 《AI百人》 栏目的采访录制。从彼时至今,刘夜也一直在未来图灵组建的“AI百人”的微信群里。而且,作业盒子的一位天使投资人、董事也在该群。

2018年11月,刘夜还参加了财视传媒、未来图灵主办的“2018未来发布峰会”,并进行了主题演讲。

在今年高考月的6月6日,刘夜登上了财视传媒、未来图灵与“超级学霸”推出的联名海报。

时至7月,“作业盒子”宣布获得由阿里巴巴领头的1.5亿美元D轮融资,同时宣布更名为“小盒科技”。几乎与此同时,作业盒子将财视传媒的综述报道进行了公证。随后,此案于8月14日立案。至此,作业盒子方面未与财视传媒就此事进行过任何沟通。

直到10月8日,财视传媒才收到法院应诉通知书。此时距离法院规定的交换证据截至日期10月18日只有10天,留给我方的举证期限及答辩期严重不足。

显然,该公司此举损害了我方的诉讼权利。

10月8日收到通知书后,我方联系到小盒科技VP杨洪。了解来意后,对方没有电话沟通此事的意愿。

五个时后,杨洪反馈给我方,一位对接人的联系方式。据杨洪介绍,此人名叫周亚男,是小盒科技公关部涉诉案件的负责人。

关于周亚男的身份。7月份,该公司去做公证的人员也叫周亚男。10月16日,我方线上向周亚男索要名片以证明身份,对方以“没有印纸质名片”为由回绝。

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五年来,“作业盒子”先后完成6轮融资,阿里巴巴、联想之星、好未来教育集团、百度风投、云峰基金、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等,每一个投资方都名声赫赫。

一个重要信息是,在我方与该公司相关人员进行交流时,曾获悉:高额赔偿不排除是融资期间个别股东的建议,且部分股东对该公司的这一行为知情。

为此,财视传媒特地向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和联想控股总裁朱立南分别求证,是否曾向作业盒子方面提出类似建议,以及是否同意作业盒子的这一做法。

马云回应“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公司)”。朱立南在了解之后也回复:“联想之星只是一个小股东且不在董事会中,完全不了解也从未参与此事。”

孩子是亿万家庭的核心,让孩子接受良好的教育是每一位家长的心愿,也是社会的责任。面对屡触“教育红线”的企业,普通民众可以沉默,但媒体如果也保持沉默,那对孩子有害的毒素,如何被发现?如何被溯源追责?又如何被纳入监管范围?

我们相信,正义可以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